18 12月, 2005

親歷反世貿

在收音機中聽到警務處處長在記者會上,說警察下午在灣仔鴻興道海旁示威區,因為受到百多名示威者衝擊,所以被迫使用消防水砲來使示威者「泠靜」。我清楚知道事實並非如此,因為我親身就在現場目睹經過:真正有衝擊的示威者根本不到十幾人,大部份給水砲對付的卻是一眾記者傳媒和圍觀的市民,我的頭和上半身也被水砲射濕。最可惡是警察的水砲射出來的是咸水,其它很多記者的攝影機和相機都因為給射濕而報消,幸好我和輝相機沒給射中。圍觀市民和記者們不禁破口大罵警察魯莽射水,我霎時間也怒氣沖沖地指著射水的警員大罵,本來是韓國農民的示威,轉頭變成了記者和市民向警方的抗議。


這邊廂警察拿著水砲嚴陣以待
那邊廂一名示威農民獨個呆站著哭泣

有嘗試衝擊警察防線的韓國示威農民給警察使用胡椒噴霧射中面部,痛苦倒臥在地上,圍觀的熱心市民都主動地送上清水去替他清洗眼晴。

亦有部份農民合力把海旁一處的鐵欄用繩拉倒,嘗試從旁突破警察防線,後來又給警察使用胡椒噴霧驅趕最後無功而退。
傍晚時份跟著示威農民來到灣仔菲林明道落橋處,我和輝剛走到示威隊伍最前面時,發現路邊地上放著鐵枝,原來鐵枝是農民從用來封閉路口的鐵欄上拆下來,他們有部份人更拿著鐵枝在手,我心知不妙,連忙提醒同行的輝要小心。農民示威隊伍和對峙警察的衝突一觸即發,農民把用繩綁成一排的鐵欄撞向警察防線,有幾個還拿著鐵枝去打擊;警察方面更不停使用胡椒噴霧噴向示威人群,情況馬上便惡化起來。

忽然「砰」「砰」幾聲火光陣陣又煙霧迷漫,原來警察發射了多個催淚彈,其中一個更在輝的腳邊爆炸。我冷不防給僱淚氣撲面,轉頭走了幾步我就忍不住痛苦跌在地上,眼睛和臉部已經灼得又熱又痛,眼淚和鼻涕嘩啦就不斷湧出來,後來有人把我拉起勉強走了一段路才停下來,我的眼晴隔了一陣子才打得開,而臉部好長時間仍感到灼熱剌痛。一直在電視上看見的催淚氣,如今自己親身感受過就真真正正知道是什麼一回事了。
我和輝一直在菲林明道天橋上待至凌晨,兩個人從中午就一直跟隨拍攝示威隊伍足足十個小時,最後我倆在饑寒交迫下決定撤離。而示威人群卻下定決心仍堅持不散,武裝警察亦已經把他們重重包圍……


2 Comments:

Blogger 樂兒angeL said...

要小心啊!

18 12月, 2005 14:20  
Blogger JameSentiment said...

謝謝樂兒您的關心呀!其實我真的全沒有想過安全問題,我只知要去認真體會一下,若真受傷了下次就會知痛吧 :D

今天自己靜下了來,發覺到昨天親歷其境真令我百感交雜,體驗了很多,感受的更多。

18 12月, 2005 19:57  

發佈留言

<< Home